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社会万象 / 正文

【名家看上虞】鲍尔吉·原野:山水上虞

6月20日,著名作家鲍尔吉·原野在《人民日报》24版发表文章《山水上虞》。

↓↓↓

文章正文如下 ↓↓↓

在上虞的山水间徜徉,

你不宜阔步、

不宜喧哗;

跟这片山水缔造的大事

和大人物相比,

你只不过是一粒

被风吹来的微粒,

如空中飞过

不知去向的鸟儿。

上虞汤浦小舜江水库 黄富强 摄

曹娥江支流管溪水流经上虞丁宅乡 万海连 摄

我深深呼吸风中草木的气息,尽管风从宁波那边吹过来,从杭州那边吹过来,但这些风丝沾染了曹娥江与覆卮山的气息,吹在脸上,停留一瞬,去吹别人。这时我想象舜帝年代的人与物,相信受苦受难但心地纯良的舜帝脸上也经历过这样的风,不免快慰。

上虞城南曹娥江风光   黄富强 摄

上虞人在最好的园林开辟广场,树立“象耕鸟耘”群雕,纪念舜帝。传说舜帝目睹生民艰辛,帮助他们耕耘播种。上天目睹舜帝艰辛,遣使大象群鸟帮助舜帝耕种。面对巨大的群雕,我想到的不只是舜帝,还为在这样的土地诞生这样的传说生发敬意。土地历来长草长树长庄稼,通灵的土地生长传说,生长教化,这比产粮食更金贵。上虞人安详、勤劳、聪慧,这是从他们眉目间流露出来的气象。由此,我宁愿相信“舜帝”是耕读传家的象征,是纯良处世之寄寓。

上虞舜耕群雕像  吴德 摄

文化在上虞俯仰皆是,以至目不暇接。车载吾等至山下,下车看此山不算大,草木茂盛,没看出来其它。主人曰:此乃东山。闻此言,我心里浮现“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”,这是诗经中一首当兵的歌。还有蒙古民歌《东山哥哥》。以及东瀛的画家东山魁夷。主人再曰:谢安在此隐居。啊?谢安!成语东山再起之东山迎面而来。谢安,字安石。东晋政治家,名士。此公少得清谈之名,屡辞任用,隐居会稽郡山阴县之东山。与王羲之、许询等游山玩水。待朝中谢家人尽数逝去,他自东山再起,历任征西大将军司马。淝水之战,任东晋一方总统领,以八万兵力打败号称百万的前秦军队,为东晋赢得几十年和平岁月。史称谢安多才多艺,性格娴雅宽厚。战中,谢安布阵完毕,与人下棋。不久,战场信使到,谢安阅信毕,默然无语,复下棋。对手忍不住问战况如何?谢安缓缓答:“小儿辈大破贼”,神色无异常,乃“是真名士自风流”。此刻东山就在眼前。

东山景区

对读书人来说,上虞亲切。它的山水并没有险峻激烈的样貌,但与历史典籍相关联,譬如覆卮山。覆卮——把酒杯翻过来,是这里的山名。中国的山名和人名一样,多有重复。覆卮山之名恐怕没有重复,因为替这座山留下山名的人在历史上无可替代,他是南朝大诗人谢灵运(又是谢家人)。谢灵运当年登此山游玩,登也就登了,又留下一句话,被历史收起来珍藏——“登此山饮酒赋诗,饮罢覆卮。”谢灵运当年饮的什么酒,后人不知。作了哪篇赋,后人亦不知。他说“饮罢覆卮”却成了山的名字,文化正是这样进入生活。你说“我家住在覆卮山下”,即证明你家那个地方有人文濡染,听上去比住在骆驼脖子山等多一缕清风。谢灵运并不知此山已叫覆卮山,但我们知。后人提覆卮山的时候会提谢灵运,还要提到汉晋酒具——卮,提王谢家族。爱李白的人在此一定要提李白,因为太白喜欢的前辈诗人有庾信、鲍照、孟浩然等,更有谢灵运。他甚至在穿戴上模仿谢灵运,留下“脚著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”的诗句。如今登覆卮山更好看的是千年梯田,那一种古老的苍翠,那一种无语的苍茫,你觉得这山是有话要说的。然而“天何言哉?”山怎么跟你等凡夫俗子说话呢?你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,离开时心里暗暗策划下次来此山,要在怀里揣上酒与酒杯,在山上选一佳处饮一饮酒,只为饮过把酒杯“啪”地翻过来,其乐何如?

上虞区岭南乡覆卮山梯田花海 谷嘉 摄

游客在上虞岭南乡东澄古村采风   顾华达 摄

说到酒杯,又想到这里的越瓷文化。上虞有一个大善小坞村,当年大善村与小坞村合并时,谁也不愿放弃自己的村名,故以大善小坞名之。村里有山名禁山,为四明山余脉,2006年考古发掘出土两座古窑址群,生产规模庞大,代表着三国两晋时期越窑烧瓷的最高水平,被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。而所谓“越窑秘色”是一种难以言传、唯独在中国江南出品的瓷器上的一种釉色,这样的瓷片,大量出现在这里的考古发掘现场。在大善小坞村的越窑青瓷博物馆内,一排仿制窑炉正在烧制青瓷。我不懂瓷器,但被这些作品所吸引。你说它是一片青么?它是一抹光。你说它是一抹光么?它如凝固于暗处的锦缎。山黛之青,江水之青;茶釉之黄,印石之黄。这些色调与光泽被这位名为董文海的非遗传承人收拢在泥里火里,捧在了手里。越瓷作品在人的手上,气质安静。时间嘛,在瓷器眼里千年不过一瞬耳,故安静。而董文海和他儿子董晖,以及六岁的小孙子都安静,仿佛命里驻扎着越瓷的神灵。他们在泥里火里忙碌,受越瓷驱使,顺应上苍的使命。

大善小坞村

上浦越窑青瓷馆

五代·越窑青釉鸳鸯瓷酒注

到过上虞的人,固为虞山舜水所迷,但每一位去上虞的人都会为建校一百一十年的春晖中学点赞。读书界若有人提起白马湖,其他人会想起丰子恺、朱光潜,而他们都是春晖中学当年的教员。而说到春晖中学,人们还会历数蔡元培、黄炎培、何香凝、俞平伯、柳亚子、陈望道、黄宾虹和叶圣陶的宏名,这些文化大家前后来春晖中学讲学,推行新教育,传播新文化,他们的光辉照耀百年。

驿亭镇白马湖水乡风情 黄富强 摄

上虞藏风蓄水,简称好风水。风乃教化,水系善行。这里不只有名胜古迹,还有大美乡村,园林城市及新兴产业。这里富裕,政府和老百姓都有钱。他们爱惜自己家的山水,尊崇祖宗留下的孝德文化,在上虞,舜帝苗裔住在好山好水好传说里,他们很有福气呀!

上虞曹娥江“一江两岸”生态建设风景线   阮佳波 摄

作者简介

鲍尔吉·原野,姓“鲍尔吉”,蒙古族,1958年出生,内蒙古赤峰人。出版《掌心化雪》等作品集60多部,曾获“骏马奖”等多个文学奖项,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与歌手腾格尔、画家朝戈并称中国文艺界“草原三剑客”。

来源:人民日报

0

自定义html广告位

下一篇:【名家看上虞】潘向黎:谢家风流两处山

上一篇:【名家看上虞】徐坤:感天动地曹娥江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